Miss 凡

祝一切安好,望照顾好我龙鳞,谢♥

致我的邻桌





♥梧桐一颗的校园棒球故事♥

♥你上升我切腹♥






“班小松!你从哪儿给我找的捕手!三个!我扔的三个球他一个都没接到!你是想让我们连校赛都过不了吗?”






班小松跟在邬童身后,随着邬童的步伐一走一停,不时扯扯嘴角,学着邬童那气急败坏的模样,但等到邬童回过头又一脸殷勤的凑过前去点头哈腰。






“是是是!是我的错!你看我找的这什么人啊!”







邬童也就是一时气急败坏,看到班小松诚恳的认错态度,舒了一口气也就心平气和了,跨前一步坐在绿道上的石凳上,拍了拍石凳让班小松坐。







“嘿嘿!我就说嘛邬童你肯定不会生我气的啦~对了……说起捕手……我倒是听说今天新转来的那个尹柯……”







邬童眉头一皱,站起身就否认。






“不行!”






班小松没想到邬童的反应会这么大,被吓到的拍拍自己胸膛,安抚自己急剧加速的幼小心脏,条件反射的皱眉呛声。






“邬童你吓死我了!再说了你认识那个尹柯……”






“不认识!总之他就是不行!”






邬童坚定的话语刚落,就迈着步伐快速走了,留给班小松一个雷厉风行的身影,卷起了石板路上的一片落叶。






“邬童!你能不能让我把!话!说!完!”






班小松看着远处已经没了踪影的邬童,咬牙切齿,虽然邬童一口否认他和尹柯认识,可他总感觉这两人有点儿什么!还不简单!






“邬童!你等着吧!哈哈哈哈哈咳咳咳……”






邬童走到教室门外,透过透明的玻璃窗可以清楚的看到尹柯在座位上坐的端正,背挺直,还和初中一样,学起习来就格外认真,一脸严肃,不容他人打扰,那个位置……也还和初中一样……是他的邻桌……





曾经的邻桌,只是一段短暂的距离,却使两人的心那么贴近,而此刻,依旧是那样短暂的距离,邬童却觉得,他们之间隔着一条银河……他始终看不到那个邻桌少年曾经如此贴近的心……






“邬童你看什么呢!快上课了还不进去!”






蒋言路过时见邬童就那么傻站着,就顺口提醒了一声,邬童这才缓过神来点头走了进去,眼神有意无意往那个人身上瞟,他始终没有抬头……邬童莫名有些失落……就算闹掰了……也该打个招呼吧……







邬童在座位上坐好,刚拿出下节课要准备的书,就见班小松踩着上课铃声跑了进来,火急火燎的模样也是逗笑了班里的同学,而邬童注意到,尹柯并没有笑,准确的说是没有发自肺腑的笑,就是那种一勾嘴角很敷衍的笑……






邬童不由皱眉,尹柯以前很爱笑的……至少在他面前……莫名有点儿怀念那两个深陷的梨涡了,啊啊啊啊啊,邬童你在想什么啊!认真听课!






班小松看着一会儿哭一会儿笑,现在又将头发揉的乱糟糟,抱头小声嘀咕着什么的邬童,偏头冲看过来的蒋言挑眉递眼神,询问这家伙怎么了!






“不知道啊……”






蒋言冲班小松耸肩摇头,表示自己也不知道,而尹柯只是轻轻一扬头,邬童又立马坐好,端正的不能再端正,直接把班小松和蒋言看愣了……






“班小松!蒋言!邬童有什么好看的吗?连我的课你们都不听了!”






班主任在讲台上直接将两个人点了起来,班小松和蒋言慢吞吞的站起来,班小松一偏头就见邬童一脸幸灾乐祸的看着自己,眉头一挑就响亮的回答着老师。






“报告老师,邬童确实长得好看!让我连听您课的心思都没有了!”






班小松语音刚落,班里就是一阵起哄声,蒋言回头直冲班小松竖大拇指,倒是邬童,脸一阵烧红就将头埋在书本里,还不忘瞪几眼冲自己在做鬼脸的班小松。






“好了!都别吵了!我说你们呀!什么时候能把心思都放在学习上……”






同学们心里一阵哀嚎,班主任又开始了,一模一样的话都不知道听了几遍了,但大家都还是装作洗耳恭听的乖巧模样,等待着老师的批斗结束。






尹柯依旧坐的端正,从上课起就保持着一个姿势,似乎是习惯了,但其实老师说的话他一句都没有听进去……回想着刚刚班小松与邬童互动时的画面,尹柯心里一阵不舒服,邬童……你和那个班小松……关系很好吗……比我们以前还好吗……






“尹柯同学?你好我是班小松!”






尹柯刚出画室就被班小松堵在了画室门口,紧握了一下捏着画板肩带的手,礼貌的冲对方勾嘴一笑,很浅但又别具风度,清凉的微风吹起了他的发,班小松觉得对方莫名给自己一丝暖意,也就笑得越发亲切了。






“我希望你能加入我们棒球队!听说你初中的时候当过捕手,技术还不赖!所以很诚恳的请你加入!”






班小松觉得自己此刻笑得灿烂的像朵花儿,对方肯定不会拒绝!






“对不起我要学习……”






尹柯拉开距离,转身从班小松身边绕过去就往楼梯口走去,班小松急了,转身冲着尹柯的背影就大声吼。






“尹柯你再考虑考虑!我是队长,副队长呢,就是你邻桌的邬童,你要是想好了……”






尹柯听到那个熟悉的名字,整个人似乎被定住一般停下脚步,回过头冲班小松说了三个字。






“我加入!”






蒋言看着趴在座位上闷闷不乐的班小松,不解的推了推他的肩膀,凑过头去问。






“尹柯都同意了你怎么还不高兴啊!”





班小松将头从书堆里抬起来,耷拉着张脸,就差把“我不开心”四个大字写在脸上了,他撑着脑袋无奈的摇摇头,却还是想不通。






“喂!蒋言你说是我有魅力还是邬童有魅力?”






班小松说完还不忘冲蒋言抛个眉眼,让蒋言只感觉脊背发凉,环着手臂搓了搓,他觉得这两边都得罪的问题他还是不要回答比较好,所以干脆转移班小松的注意,随便弄清楚班小松这么问的原因。






“你怎么会这么问啊?”






一问起这个,班小松就火大,拉过蒋言说起来也是滔滔不绝。






“我跟你说啊,我就奇了怪了!我去找尹柯加入棒球队!真的特别诚恳特别热情,我这脸笑得都跟校门口红艳艳的花儿似的了,他一口给我拒绝了呜呜呜……”






班小松趴进蒋言怀里就开始假哭,蒋言翻着白眼还不忘象征性的在这个戏多的家伙背上拍几下,班小松演够了又突然直起背,没把蒋言吓出心脏病……






“然后!我就说我们棒球队的副队长是邬童!然后!然后!他就同意了!他说我加入……”






蒋言看着班小松逐渐扭曲的脸和听着他逐渐降低的声调,转头一看,果然看到了邬童酷似正月寒冬的脸,就一个字,冷!






班小松吞了口唾沫,扯过蒋言的衣服就往蒋言身后钻,一脸惊恐的解释着。






“邬童你听我说!棒球队真的特别需要一个捕手!真的尹柯特别合适,蒋言你倒是点点头啊!”






班小松急忙推了一下蒋言,蒋言忙小鸡啄米似的直点头。






“嗯嗯嗯嗯……”






“还有!尹柯也是同意的了!他现在也是棒球队的一员了!没有其他成员的表决你是不能让他退队的!”






班小松又推了一下蒋言,蒋言又是附和的点头。






“嗯嗯嗯嗯……”






邬童捏紧的拳头逐渐松开,里面满是细汗,当初你说你累了想退出,可现在,为什么又要加入呢……尹柯……你到底在想什么……






“蒋言……邬童……邬童走了没……”






“嗯……走了……”






“啊?那他什么表情?”






“就……很纠结的那种……表情……”






“啊?纠结?你说他是不是在纠结明天用哪种方式整我啊???怎么办!我明天还是请假吧!怎么办我这学期都不想来了……”






“……”






“班小松……咱们正常点儿吗……”






“啊?”






漆黑的夜晚里,总有那么几个人难以入眠,班小松还在为他的棒球队担心,躺在床上翻来覆去,而邬童,则是看着手机屏幕上早已熟记于心的电话号码久久不能入眠……






最终还是将手机屏幕按灭,将手机放在床头,这是第几次了……看着那串电话,却没有勇气拨出去……






“同学们~有没有想我啊~”





“没有~”






“哎呦~你们这样我就很不开心啦~”






体育老师陶西是一个很热情的老师,他也是学校棒球队的教练,所以和班小松,邬童他们都很熟,陶西也总是拍着班小松的脊背语重心长的说。






“你小子很有我当年的风范嘛!就是没有我长的帅哈哈哈哈哈!”






每当这时候班小松都会偷偷回头故作呕吐状,惹得棒球队里的队员们哈哈大笑,当然,除了邬童外,班小松一直觉得奇怪,和邬童当队友,当同学也都半年多了,可就是没见邬童什么时候大笑过……






“我听说咱们棒球队新来了个捕手,叫尹柯是吧!原来那个呢?怎么换了?”






班小松该正经的时候还是很一丝不苟的,严肃的脸上一丝笑容都没有。






“陶西老师,张成珂被月新中学挖过去了……听说,是因为棒球队队长的妹妹答应跟他在一起了,然后,他就过去了!”







“我擦!这挖人连美人计都用上了!”






陶西此话一出大家都是笑声一片,原本的压抑也都没有了,就连天都感觉蓝了几分。







“那个……尹柯是吧!过来过来!”






“陶西老师好……”






陶西笑着冲尹柯招招手,尹柯就走上前去冲陶西鞠了一躬,陶西走上前一把就搂过尹柯的肩膀。






“哟,还是个有礼貌的好小子!既然决定加入棒球队了,就不用这么拘束,大家都是好兄弟,明天就一起来训练吧!”







尹柯冲陶西点点头,微微勾了勾嘴角,说好,而邬童则一直混在人群中,表情复杂。






“尹柯……”






邬童靠在墙上,脸上没有什么表情,就这么淡淡的看着尹柯,而尹柯也停住了推着自行车的步伐,抬头看着他,眼底波澜不惊。






“棒球队!对班小松来说……很重要……”






尹柯心底一颤,回忆如潮水般涌响大脑,曾经,邬童也这么跟自己说过,棒球队……对我来说很重要……但自己……还是离开了他,离开了他的棒球队……







等尹柯回过神来,邬童刚刚站过的地方,也只剩风卷起的落叶,清凉的风偶尔穿过自己的细碎的发,继续刚刚缓慢的步伐……






班小松……的棒球队吗……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——

抱歉,今天状态不好,生病了……
首发有点儿少,航母也开不了了……
打了一天文才知道宝宝们同框了……
希望你们开心♥

……

评论(25)

热度(20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