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ss 凡

祝一切安好,望照顾好我龙鳞,谢♥

(凯千╱源千)三个爸爸一个娃——终篇


.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ABO养子梗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千玺……”

阳光撒在侧脸,颤抖的睫毛随着阳光煽动,额前是细微的汗珠,嘴上喃喃着一个名字。

王俊凯躺在空荡的床上,翻了一个身,伸手一摸,什么也没摸到。

又,睡了过去。

“小炸,你小凯爸爸呢?”

易烊千玺看着朝自己扑过来的小炸,一把抱起,擦着他嘴角的面包渣问。

“那家伙还在睡觉呢!估计是羡慕我羡慕的不得了!所谓眼不见心不烦嘛~”

王源手上提着小炸的小书包一脸得瑟的走过来,凑到小炸的脸上亲了一口。

“哎哟~我们炸怎么这么可爱啊~”

小炸咯咯的笑,用手抹了一把脸,用奶奶的嗓音说着。

“源源爸爸~人家叫小炸~”

易烊千玺在一旁一脸笑意,转而望了一眼二楼他们的房门,有点小不满。

哼,这家伙也不来送送我!等我回来收拾你!哼!

但还是冲着二楼发出了低音炮的嘶吼。

“小凯~我们走了啊!你开会也别迟到了!”

“小凯爸爸拜拜~”

“哎呀哎呀!小千千我们赶快走吧!还要去市中心买两件新的运动服呢!他不会迟到的!”

砰,空荡的房子里瞬间一片寂静。

会议,顺利结束了。

王俊凯揉着酸痛的眼睛,才想起易烊千玺给自己西装口袋里装着的眼药水。

“karry……您有三十个未接电话……”

助理在一旁脸色为难,王俊凯依然继续着手中的动作,易易说滴完要闭目养神上十分钟……

“是市中心医院打来的……”

“说你的家属出了车祸……”

“正在抢救……”

脑海中不断重复着,地板上是滚落的眼药水瓶,一个人像疯了一样迈着步伐,冲出摩天大楼……

眼前渐渐昏暗,周围是鸣笛与责骂声,最后浮现的是千玺因为自己又不吃早餐而犯低血糖,责怪,心疼的脸……

然后……

是猛然惊醒的王俊凯。

“醒来了?又做了那个梦?”

床边是穿着白色大褂的男人,推着鼻梁上的金边眼镜,眼神中透露着一丝无奈。

那个人是王俊凯的心理医生,当时,王俊凯并不想找心理医生,助理说。

“他说他叫Jackson……他也认识Jackson……”

“让他过来吧……”

这是王俊凯的一场梦,大部分的时间他都在做梦,做同一个梦,梦里有同样的人,重复着同样的事,梦很美,却不真。


王俊凯睁着眼,望着熟悉却又空荡的房间,心中的痛从未减少。

摸着床头的手机,按下,泛着微弱的光,千玺说,手机屏幕的光不能太亮,伤眼睛……

2017—2—1,5:20。

“这次,我睡了多久?”

“两天了……你现在睡眠的时间越来越长了……身体机能……会跟不上的……”

“我发现……你每次都会在这个时间点醒来……”

“五月二十日,我和千玺,第一次见面。”

唉。

是一声轻微的叹息。

王俊凯紧闭双眼,电视上是播放过千万遍的画面。

“2016年10月20日市中心二环路发生一起大型车祸,一辆私家车与大型货车相撞,其中一名幼童当场死亡,一名男子抢救途中死亡,两名司机身受重伤,疑似酒驾……”

“王源还好吗?”

摇头。

“一直在昏迷……”

四个月了,他还在昏迷,他,是不是也在做着和我同样的梦,如果是,那估计,他是不想醒来了吧。

王俊凯一直没敢去易烊千玺的书房,因为里面满满的,全都是易烊千玺的东西,今天,王俊凯终于走了进去。

他写的书法……千玺的书法很好,高中的时候还拿过奖……

给自己临摹的字帖……当时他嫌王俊凯的字丑,让他练字,王俊凯不愿照着字帖练,他就给他临摹了一整本字帖,让他照着他的字练……

他给小炸画的小怪兽……他画画真丑……

王俊凯摸着那一页页的字帖,一滴泪打在白纸上,王俊凯伸手摸了一把。

自己,什么时候,泪流满面的……

王俊凯忍不住了,趴在易烊千玺曾坐过无数次的转椅上,哭的泣不成声。

如果他在,一定会笑自己吧。

“哈哈,你一个大男人,怎么哭得这么丑啊!”

因为你,是你,是你,都是你,易烊千玺,你害我哭得这么惨,你给我回来负责……

王俊凯在易烊千玺的书房里昏睡了两天。

书房向光,有光从缝隙里透出来,撒在一本被翻过的日记本上, 里面,是易烊千玺亲手画的戒指,三个,还夹着一张字条,是一家婚戒订做所的订单,还没有发出去……

王俊凯才知道,易烊千玺什么都知道。

那天,好不容易等到了放假,小炸也去了小葱花家,他们带易烊千玺去了海边。

易烊千玺迎着海风,追逐着海浪,夕阳爬上了他清秀的脸庞,嘴角是浅浅的梨涡,冲着他们,笑得美好。

“千玺……一直在一起吧……我们和小炸……”

易烊千玺梨涡浅笑,没有回答。

原来那天,他就偷偷订做了婚戒,为什么,那么傻,是想给我们一个惊喜吗……

可是,我宁愿不要惊喜,也想你回来……

王俊凯又做了那个梦,梦里,他们终于结婚了,有他,有易烊千玺,有王源,有小炸,有小葱花,有……每一个真挚祝福他们的人……

你经历过绝望吗?

在遇到易烊千玺之前,王俊凯没有经历过;在遇到易烊千玺之后,王俊凯没有经历过;在易烊千玺走后,王俊凯一直身处绝望中。

王俊凯从梦里醒来的时候,满脸的泪,眼前的事物异常模糊,用手轻碰,是一阵烧痛。

“你个大男人……怎么可以把眼睛哭肿成这样……”

Jackson用冰袋在王俊凯红肿的眼皮上敷着,心里百感交集,却也只能责备几句,易烊千玺跟他提起过,王俊凯很是死脑筋。

如果易烊千玺现在就在他面前,他一定会上前打他一拳,所谓夫债夫还,他会扯着他的衣领告诉他。

“他妈的你家男人不是一点死脑筋!”

可是,易烊千玺……

他只能对王俊凯说了。

“他……不希望你们这样……”

Jackson将冰袋塞在王俊凯手里,自己点起了一根烟,一圈圈的烟雾缭绕,他终于开口到。

“他跟我谈到过你们……他说他就怕自己先走了……你们那么死脑筋一定会去找他……呵,当时那个幸福样真的很想揍他……”

王俊凯感觉自己的泪腺真的很发达。

“他妈的王俊凯是不想要自己的这双眼睛了吗!”

王俊凯憋了回去。

Jackson骂了句脏话继续说着。

“他说他不想……他希望你们好好活着,帮他带小炸长大……可是……”

Jackson说到最后,几乎哽咽,眼前的镜片蒙上了一层雾。

“可是小炸也走了……”

王俊凯平淡的说着最后Jackson想说的。

王俊凯想,他该是从绝望中醒来了,还有王源……

Jackson以为王俊凯会疯,可他正常到反常,除了每天去给王源念易烊千玺的日记,他过得一如往常。

王源终于醒了,或许是他的梦终于做完了吧,他起来后一句话也不说,直到王俊凯来了。

王源望着窗外树枝上的嫩芽,上面开满了红色的花,王俊凯终于听到了久违的薄荷音。

“小炸,还没有听我叫他一次小炸呢……小千千,我知道他准备了戒指,可我,还没看过……他们就……你说……为什么活下来的是我?”

王源转过头来看他,眼里蓄满了泪水,眼角的泪顺着脸庞浸湿了衣领。

突然……

杏眼弯弯,虎牙尖尖。

他们都爱着那么一个人很多年,时间已经让他们的默契成为一种习惯,一个微笑,彼此什么也不用说,我就知道,你在想什么。

王俊凯和王源开始忙了起来,他们将属于他们的房子装扮成满屋的红色,嗯,千玺喜欢红色。

在那张红色被单的大床上,铺满了红色的千纸鹤,王源和王俊凯熬夜叠的,一千三百一十四个。

他们的无名指上戴着易烊千玺设计的戒指,身着黑色西装,就这么庄严的躺在床上,床边,是滚落在地上的安眠药瓶。

床上,是杏眼弯弯,虎牙尖尖。

他们要做一个很长很长的梦了,梦里有我,有你,还有一个梨涡浅笑的少年……

对不起,千玺,没听你的话,我们还是来了……


——————THE  BAD  ENDING——————


……

评论(17)

热度(9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