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ss 凡

祝一切安好,望照顾好我龙鳞,谢♥

今朝足矣


.
————6000+,一发完结————

————灵均×凯皇,勿上升————


他们曾相许,有你,今朝足矣。


王俊凯时常想,我贵为君王,却不能护他周全。


灵均时常想,我伴他左右,却是时常连累他的吧。


那年宫中大变,传言皇帝驾崩,他的近臣灵均过于悲伤,以表忠诚,江边自刎。






1






那年,灵均随着阿爹进宫,还只到阿爹的腰部而已,灵均自小聪慧,但他不想进宫,他生性好动,皇宫好似一个牢笼,他不想被困住。



“爹爹……”


他仰额看阿爹,阿爹脸上是从未见过的坚定,灵均知道,他什么也说不出口了。



宫中如灵均所想,无聊透了。



闲来无事,灵均爱到后院的花园里去逛逛,那里种了很多他叫不上名字的花,灵均觉得,真是漂亮极了。



那日灵均困得紧,竟趴在后花园的大石板上睡着了,醒来时,眼前是一个雀跃的身影,在丛花中穿梭,朦胧的画面清晰了,是一个脸上蹭上了黑点的少年。


“你醒了?”


那个美少年踩着雀跃的步伐,脸上是抑制不住的欢喜,他问灵均。



“这些是你自己种的吗?”



灵均点头,皱着眉头理直气壮的问。



“你是谁?怎么进来的!”



少年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的小少年,他不认识我?嗯……好玩儿!



“哦?这么跟我说话,不怕我打你啊!”



灵均被这么一吓,默默往后退。



爹爹没让我习武,真要是打起来,自己的拳脚功夫定不如他,离门口近一点,真要打起来了,自己跑得也快!



少年怕是看出了他的心思,哈哈大笑,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尘,自报家门。



“其实我是当今皇帝,今天来……”


“哈哈哈……”



王俊凯还未说完,灵均就哈哈大笑起来,王俊凯仔细端详他,嘴角旁有两个浅浅的梨涡,就是相貌嘛,差矣差矣!



“休想骗我,爹爹说当今圣上其貌俊美,仪表堂堂,怎会是你这般寒酸!”



王俊凯也不恼,想来也是,自己刚在花丛中穿梭,也是弄得一身狼狈,这个小少年不信,也是在情理之中。



“也罢!今天来的匆忙,等改天再来找你!”



说着,王俊凯就挥了挥衣袖,从后门绕走了,弄得灵均不知所云。



“怪人……”



那是灵均第一次与王俊凯相见,只感,此人甚怪却莫名不厌。






2






他们的第二次相见,有点过晚。


“原儿,今天收拾体面了!”



“爹爹,为什么呢?”


“皇上要来了,看爹爹今天帅气吗?”



阿爹对着灵均转了几圈,一脸的小紧张。


灵均抱着阿爹的腿,笑得灿烂。


“爹爹在原儿心中最帅了!”


当灵均见到那个皇上的时候,整个人都愣了,阿爹忙扯他下跪。


“参见皇上!”


“平身平身!我今天来就是找灵均弟弟的!”


王俊凯忙走上前扶起灵均,冲着他笑得虎牙尖尖。


“今日来找你是真的有正事的!我听闻你对花艺略有精通,想让你帮我看看我的竹兰……”


阿爹一听忙将灵均往外推,说着灵均平时也是闲来无事,随皇上去多久都没事。


于是,灵均就住进了皇上的寝宫。


王俊凯私下其实一点儿君王之气都没有,待灵均也是极好的,他也是甚是喜欢这个聪明机灵的弟弟。



两人都贪玩儿,聚在一起更是鬼点子一堆,时常捉弄宫里的太监宫女。


可灵均和王俊凯可不欺负不犯事的,他们欺负的都是平日里狗仗人势欺压他人的奸诈小人。


“小凯小凯!”


灵均叫着正在太监主管的衣柜里放着死老鼠的王俊凯,招手让他赶快蹲在帷幕后面。


“来了来了哈哈哈!”


王俊凯一挤进来,两人就靠着脑袋要看好戏,帷幕的缝窄,两人啥都看不到。


“你让开点儿!”


“不要!我也想看!”


最后是王俊凯趴在灵均的背上,两个脑袋一上一下的,王俊凯垂眉感觉心跳有点快。


眸子下移,是灵均一张认真的脸,头一偏就能看到灵均煽动的睫毛,王俊凯连忙移开眼,口干舌燥。


“怎么还不来……”


“来了来了!”


王俊凯本已不耐烦了,看着一旁灵均雀跃的小表情,也还是嘴角一勾,笑了。


“啊!”


不出意外,老太监被吓了个半死,准确的说,就剩半条命了。



他们闯祸了,可受罚的只有灵均一个,王俊凯贵为君王只被责骂了几句,而灵均就没有那么好运了。


那个老太监是有靠山的,自知不能将皇上怎样,就将所有的恨都施加在了灵均身上。


那一刻,王俊凯第一次觉得,自己贵为君王,却无能为力。



灵均被关进了牢狱,王俊凯在母后的寝宫前跪了一宿,母后见他如此器重灵均,也是不忍心。


跪求的次日一早,有太监悄悄在王俊凯耳边说,您亲自去牢狱看看就明了。


王俊凯急忙站起,跪的太久腿已麻木,不管不顾就往牢狱冲,那一刻,他只想灵均好好的。


“小凯~”


灵均冲王俊凯招手,王俊凯笑,呵,看来这小子过得不错。


灵均听说了,实是王俊凯求的情,跪了一宿呢……


说是听说,实是母后刻意放的消息,她知,自家孩儿轴,认定的人定不会放手,她要让灵均知道王俊凯的好,定不能让灵均负了他。


“小凯……”


灵均拉着他的手,眼底的感动化成泪光闪闪,王俊凯擦去他的泪,摸着他的脸,他发现,灵均的相貌变俊俏了。







3







共患难的恩情是终生难忘的,王俊凯与灵均心中的微妙情感就此种下了种子。


阿爹总开玩笑,原儿总去皇宫,都要忘了爹爹了。


灵均会抱着阿爹,拿头蹭着阿爹的脸,笑着说,原儿最爱爹爹了!


阿爹望着已经同自己一般高的灵均,笑着说好。


阿爹知道,皇上看中原儿,这是好事,也是坏事,实是怕原儿受奸人陷害,也望皇上能保他周全。


皇上马上就要到十六了,也该是要选妃子的时候了,可王俊凯一点儿都不开心。


灵均也感觉到了王俊凯的闷闷不乐,他听公公说了,他要选妃了,莫不是因为这事?


“小凯,你怕选的妃子不好看?”


灵均撑着脑袋,两颗明亮的眸盯着他看。


“不是……”


王俊凯此刻莫名心烦,可又忍不住往灵均脸上瞟,这小子好像长高了……


“那是什么啊?我要是能选妃子了,一定让我爹爹给我选全京城最好看的姑娘!”


灵均竟是一脸的向往。


“你敢!”


王俊凯拍桌而起,怒目而视,又觉自己敏感过分,站起身就挥袖而去。


“真是个傻子!”


灵均看着王俊凯离去的身影,摸着母亲给的翠玉,喃喃自语。


“我才不傻……你是君王……终是要做一个君王该做的事……”


那一刻,灵均第一次觉得,自己伴他左右,却是会拖累到他的。


不久,王俊凯纳了新妃子,都传,那里面有全京城里长得最好看的姑娘。






4






皇上都纳妃一年多了,可就不见有哪个妃子怀了龙种,于是,宫中开始传,皇上年纪轻轻,那个不行啊……

当灵均听闻这件事时,竟是笑得东倒西歪,那个家伙,说他那个不行?哈哈哈。


若不是灵均亲眼见过王俊凯晨勃的模样,怕也是会信的,想起这个,灵均的脸不着痕迹的红了。



灵均觉得,他有点儿想王俊凯了。


那日,灵均是想去调戏一下他被传言不行的事,可还未进去,就听到了里面的争吵声。


是王俊凯与他母后。


原来,王俊凯从未和他的任何一位妃子行过男女之事,母后说他,不为江山社稷着想,王俊凯怒吼。


“我要这江山有何用……”



天下起了雨,先是细雨,再是倾盆大雨。



灵均觉得心里难受,好像也在下着雨,让他的心淹没在无尽的大雨之中。


那晚,灵均发了高烧,整夜胡言乱语。


王俊凯来看望他,听着他在胡言乱语,莫名凑近想听清。


“王俊凯……小凯……”


王俊凯惊着挪开,望了一眼门窗,俯身亲了上去。


唇齿间的热气吐进自己口腔,王俊凯竟落下了一滴泪,打在灵均嘴角,一定很咸。


灵均做了一个梦,梦里有人在亲他,先是模糊,后是清晰,是王俊凯俊秀的脸庞。


灵均那刻就知,自己的心思永远都藏不住了,其实,他一直是喜欢着一个不能喜欢的人吧,他是天下人的君主,他有一个好听的名字,但他喜欢唤他,小凯。








5







那日的偷亲,王俊凯并没有同灵均表露出任何迹象,而灵均也未同王俊凯说些什么。


一如既往的的亲密,只是,王俊凯开始对灵均动手动脚了,这总让灵均面红耳赤,倒是王俊凯,一脸的无所谓,饶是让灵均一人尴尬。


而让两人真正心心相知的是一次功课的温习。


王俊凯和灵均是一同听课的,却总会在完成老师的功课的时候,向灵均请教。


灵均走上前,盘腿坐下看他写的功课,抿唇点头,执笔画着王俊凯的错误。


而一旁的王俊凯则是偏头看着离自己极近的灵均,清秀的脸庞,浓密的睫毛,挺立的鼻梁,王俊凯不由咽了下喉结。


“你看……”


灵均正好偏头,彼此的距离只有几厘米,只感觉这刻静止,灵均煽动睫毛,轻声唤着。


“小凯……”


静极了,似乎只有彼此跳动的心。


王俊凯一个偏头,闭着眼就亲了上去,灵均感受到嘴唇上的柔软,也不自觉紧闭双眼,只有睫毛在颤抖。


只是唇瓣相触,却是气息不稳,小心翼翼的撤开,然后是额头相抵的痴笑。


彼此不用说什么,就什么都懂了。


明白彼此心意的两人是眼神相触就会羞涩挪开。


平日里普通的相见,两人会在人群中一下寻到对方,四目相对后又会匆忙挪开,低头暗自痴笑。


听说宫中一年一度的灯会又要来了。


虽说年年两人都是彼此相伴着度过的,可今年,或许是彼此表明心迹了吧,总感觉有什么不一样。


王俊凯早早跑到灵均房中,要带灵均去街里买花灯,却撞见灵均正在更衣。


“啊!”



灵均忙转过身,见是王俊凯,先是松了一口气,而后脸还是不自觉的烧了起来。


王俊凯跑出房中后就急喘着气,猛拍自己烧红的脸颊,可脑中全是灵均光滑的肌肤。


“小凯……”


灵均扭捏着推开门,竟让王俊凯也有了一丝不好意思,默默拉过他的手,握紧,说。


“走!我带你去买花灯!”


灵均心中一暖,带着两个梨涡浅笑点头,唇红齿白。


“嗯……”



他们穿梭在喧闹街市,笑声如铜铃般响亮,雀跃的步伐,仿佛只有他们自己。



那晚的月亮躲在黑夜中,宫中一片通明,星星点点,点缀着红砖白墙,一个少年拉着另一个少年,回头笑靥如花,指着黑夜。



“灵均,你看!”


黑压压的天空中冉冉升起着点点火光,一簇簇星星点点,汇成了一副灿烂的光景,倒映在灵均的眼眸中。


“小凯……”


“嗯?”


“谢谢你……”


“哎呀我们……”


王俊凯的眼眸无限放大,倒映着灵均靠近煽动的睫毛,唇上,是柔软的触感,王俊凯也渐渐闭上了眼,加深了唇与唇之间的碰触。


我们之间从来不用感谢,因为彼此之间已经融为一体。






6







王俊凯又和母后发生了争吵,因为子嗣的事情,王俊凯一气之下推翻了桌台,被母后关了禁闭。


灵均兴致勃勃的来找他,想给他看一看自己新种的风铃,被公公拦在了门口,公公俯身对他说。


“皇上被关了禁闭,因为子嗣的事情,还请您几日后再来,也请您劝劝皇上。”


灵均低头,神色黯然,他自小聪慧,深知此意。


王俊凯奇怪灵均为何不来找他,自己也是思念得紧,便偷偷溜出去找他。


当灵均在窗头发呆而被突然翻窗闯进的王俊凯吓了一跳时,王俊凯对他笑得虎牙尖尖,灵均竟一下子流出了泪来。


王俊凯慌张,忙跳下窗上前安慰,用手擦拭着满脸的泪,却被灵均一个反扑,推到在了床上。


“灵均……”


王俊凯调整着呼吸,唤着他的名,感觉自己胸中一团欲火。


灵均什么也不说,就是对准王俊凯的唇死命啃咬,仿佛要将对方吃进嘴里。


王俊凯心中的弦断了,咔嗤一声,终是翻身压倒,抚着灵均的脸,喃喃着。


“我的灵均,真是越发好看了……”


灵均直愣愣盯着他,仿佛要将他盯穿,然后轻启唇瓣。


“我们给了对方第一次,然后像个君王一样……好吗……”


王俊凯的指尖略微停顿,他,果然还是知道了……
“好……”

然后,王俊凯扯下了帷幕。


那夜,是云雨中翻腾,犹如画中仙,只感飘飘欲仙,让人欲罢不能。


那夜之后不久,相传有名妃子怀了龙种,是那个全京城最好看的姑娘,宫中都议,皇上终是被美色蛊惑。


王俊凯听闻时,只是轻笑,我是被美色蛊惑了,还是终生……







7







有了第一次,就会有第二次,第三次……


灵均越发觉得王俊凯对他索求的太多了,整晚整晚的折腾让他有点儿吃不消了,灵均决定,不应该让王俊凯这般纵欲过度!


“灵均……”


“停!”


王俊凯又是要扑向灵均,被灵均制止,王俊凯眨着眼,愣愣的站在那儿,不知所云。


灵均一脸的正直,故作严肃的冲王俊凯义正言辞到。


“王俊凯!我们分房睡吧!”


吓得王俊凯冲上去就抱着灵均蹭,边蹭边叫喊,故意拉出一阵哭腔。


“啊啊啊~灵均你不能这样~我怎么了你就跟我分房睡!难道是我晚上没有满足你吗?”


王俊凯故作沉思点点头,嗯,一定是这样!


“你……不知廉耻!”


灵均忙用手推开他,一张脸被闹得爬满红晕。


王俊凯才不依呢,看着灵均这副磨人的小模样,甚是觉得可爱,不自觉又贴了上去。


“灵均~那你告诉我廉耻是什么啊~哈哈哈~来来来,给本皇亲一个~”


灵均扭捏不过,就被王俊凯在脸蛋上嘬了一口,看着王俊凯开怀大笑的脸,自己也莫名露出了梨涡。


莫不知,这般情景被蹲在门帘后的宫女看了个正着。


那个宫女将所见都一一向那位怀了龙种的妃子禀报了,妃子大怒,一掌就扇在了宫女脸上,吓得宫女跪地求饶。


“他们私通了这么久,怎么现在才来向我禀报!”


宫女不住的磕头,不顾额头已挂满血珠,扯着嗓子求饶。


妃子握紧拳头,咬牙切齿。


“灵均!我定不会让你好过!”


转而回头直视宫女,厉言。


“把消息放出去!我要让他没脸做人!”


“是!”







8







宫里都传遍了,京城里也都在相传,灵均不知廉耻勾引当今圣上。


阿爹走在街上,周围的人都是对他窃窃私语,指手画脚,阿爹忍着满腔怒火,实是对灵均的担忧。


我的原儿,要忍受怎样的侮辱啊……


王俊凯是最后听到传言的,似乎是大家刻意着,都不想让他知道,但他还是知道了……


几乎是马不停蹄的跑到灵均房中,可里面已经没有了灵均的身影,王俊凯恍惚,刚转身。


“站住!”


是母后。


“是我将他送走的!”


王俊凯回头,眼珠通红,眼角带泪。


“为什么!”


母后看着心疼,干脆闭上了眼,句句铿锵。


“你是君王!你要明白你是君王……”


王俊凯跪下了,母后不敢相信自己刚正不阿的孩儿给她跪下了,也是忍不住浸湿眼眶。


“母后……您废了孩儿吧……君王……不知孩儿一人的……”


母后浑身都在颤抖,吐出的话语里满是心痛。


“好……好……我的孩儿长大了……你去找他吧……也别再回来了……”


王俊凯为他母后磕了三个响亮的头,额头皮破,叫出了最后一声母后。


“谢母后成全!”


这,真的就是最后一声母后了……


那位妃子没有想到王俊凯竟抛弃了王位,顿时气急攻心,胎儿还未成型就胎死腹中,人,也是疯了,终日在冷宫中疯疯癫癫,胡言乱语。


“宝宝,你马上就是皇上了哈哈哈……”






9







那年,相传宫中大变,皇上驾崩,近臣灵均也在江边自刎,却也都是传言,没人亲眼见过……


新王登基了,据说,再无旧王的风范。


“小凯,你听见大家说得了吗……”


“什么?”


“都在说我为了你在江边自刎耶!我哪有那么傻!”


“你有……”



少年取下头顶的草帽,俯在另一个额前,落下了一吻。



烈日当头,将身影拉长,是两个相约要去天涯海角的少年,他们相许,今朝足矣。







10






“爹爹,我们回来了……”


只见花田里虎牙男子手中抱着一个男孩儿,在冲前方招手,杏眼弯弯,而后方,是虎牙尖尖。


前方的梨涡男子笑靥如花,叫着。


“源儿,小凯……”


那年王源入学,这样说到。


“诸位好,我名为王源儿,我有一个虎牙阿爹和梨涡爹爹,他们是我的养父,梨涡爹爹跟源儿说以后要成为一个有学识的好男儿,我就来读书了哈哈……”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五月的倒数第二篇文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就给个评论吧啊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求评论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ԅ(¯ㅂ¯ԅ)

评论(2)

热度(6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