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ss 凡

祝一切安好,望照顾好我龙鳞,谢♥

当病毒入侵之十日危机


——校园丧尸梗——

——本来要开车,想想算了,不符合我气质——


Day  3   ——    4月3日



狭小幽闭的空间,只有侧面墙壁上有一面小窗,窗开着,将这边与那边连接,空气在期间流通,翻转。


易烊千玺醒来时,大家都还没醒,但他感觉自己眼目清明,确实有精神了不少,抽动王俊凯攥在手中的手,有点儿酸麻,却在抽动时惊醒了王俊凯。


“小凯……”


王俊凯揉揉自己有点酸痛的眼,微微扯了扯嘴角,是一颗露出来的小虎牙。


“嗯唔……你好些了吗?”


易烊千玺点头,也冲他笑,真是久违的梨涡,两人就这么看着,莫名的情愫就在空气中发酵。


陆陆续续,大家都醒了,王俊凯和易烊千玺也是眼角带着笑意的尴尬别开脸,嘴角高扬久久不下。


“大家都醒了我们就赶快出发吧!在学校待的越久只会越危险!”


陶西往自己书包里装着保质期长的面包和矿泉水,也不忘催促着孩子们快点儿。



等易烊千玺把自己的背包装满时,刘志宏就挪了过来,脸上是微红,吞吞吐吐的说着。



“千……千玺……你生病刚好……我……我帮你拿吧……”


易烊千玺看着眼前这个脸憋的通红的男生,本想礼貌的推脱,不料王源走过来一把抢过易烊千玺的背包。


“我先背!一人背一程!”


刘志宏则跟在王源后面,眼睛还有些不舍的盯着王源背上的背包。


王俊凯走过来不解的碰了一下易烊千玺的肩膀,使了使眼神,询问着。


易烊千玺笑,两个深陷的梨涡清晰可见,眉眼也是满满的笑意,连脚步都变得轻盈。


“怎么?你吃醋了?”


王俊凯不屑的撅起嘴,别扭的扭过头,不悦的语气却突然一转,脸红红的往前走。


“谁说我……嗯!我就是吃醋了!”


易烊千玺在后面笑的明媚。


“喂!体谅一下病人好不好!走那么快!”


“啊……好羡慕啊……”


千智赫在后面,也是轻声的喃喃自语,可就是被马思远听到了,走上前要帮千智赫背包,却被走过来的Karry一把扯过背包,往自己背上一扔,拉着千智赫就快步走了。



一旁的天宇文都看在眼里,走过来的轻轻拍了一下马思远的背,调侃着。



“怎么?被人家男朋友怼了吧!还不死心啊你!”



马思远肩膀一抖,将天宇文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抖掉,也不回答天宇文的话,自顾自的拿起背包走在了前面。


留天宇文一个人在后面无奈的摇摇头,这样委屈自己又是何必呢,可自己又何妨不是,感情这种东西,谁也说不准。



众人一路小心翼翼,也是到了同层的播音室,这里有网,或许可以了解一下外面的情况。



陶西上前,天宇文在后面关上了门,紧锁,而电脑屏幕也被成功打开,点击进去,主页面上的关键词一滑下去全是“丧尸”“病毒”“流感”“恐慌”一类的字眼。


随便打开一个主页的视频,街道上到处是疯狂奔跑的民众,长着血盆大口的丧尸们无处不在,就连动物与孩子,不,应该说连活物,他们都不会放过。


关了视频,大家也是不想再看第二个了,空气中是一阵阵压抑的气息,没有人说话,只有一股寒气从脚底冲向头脑,感到心寒。

而易烊千玺似乎看到了什么,指着电脑屏幕上滚动的消息,一脸急切。


“老师你看!”


陶西将头伸近,清楚的看见下面滚动的通报,4月5日将会在学校楼顶进行直升机救援,需救助人员可在楼顶等待救援,这消息可是给了一度陷入困境中的大家一丝生的希望。



于是众人决定,就前往楼顶等待救援,一行人小心翼翼,本就人多,若真来了丧尸定是像无头苍蝇,乱窜。


本走的好好的,可不料转弯时,楼梯拐角处,就见邬童翻过扶手,跳下楼梯快速的向下跑去,而后方,是四肢扭曲,满脸血渍的丧尸。


众人还没来得及反应,天宇文已经被丧尸扑倒,毫无作战经验的天宇文紧紧箍着丧尸的头,却不料丧尸一个侧头咬住了他的手臂,天宇文痛的五官紧皱也不敢叫出声。



王俊凯快步走上前对着丧尸的头就是一棒,天宇文痛的喘气,可也补救不了什么。



“天宇文!”



是马思远拨开人群跑过来,千智赫想上前,却被Karry拉着手臂,一动也动不了,千智赫回头,Karry只是一脸冷漠,冲他摇摇头。



“你……”



马思远接受不了突如其来的意外,声音是哽咽着,眼眶里的泪哗啦啦的往外流。


“马思远你哭什么哭!你可是最迷人的班长啊!你们大家快带他走!我……我还有事想做!”


陶西上前,也是无可奈何的拉过马思远,真的等天宇文变了,估计谁也下不去手……


“走啊!”


天宇文的声音越发虚弱,陶西知道,不能再拖了,大家也上去硬拉着马思远往走廊另一头跑。


“邬童学长……哼……听说过以牙还牙,有仇必报吗……”


是的,天宇文决定自己去解决邬童那颗可怕的定时炸弹,反正自己也被感染了,死也要拖一个垫背的,呵,顿时觉得自己好伟大,下辈子,真的不能再跟马思远那家伙做同学呢……真怕自己又爱上他……


“邬童!你怎么这么慢!”


尹柯躲在楼底的阴暗处,探出个头来跟邬童说话。


“你看我碰到谁了!”



邬童轻笑,让出了身,尹柯这才看清邬童身后的人,是班小松。


“嘿!尹柯!有没有想我啊!”


班小松快步走到尹柯面前,两只杏眼弯弯的,看起来心情不错,尹柯也是一勾嘴角,亮着一个梨涡,伸出了手。


“欢迎加入!”


班小松笑着,也伸出手握了上去,而一边的邬童只是一勾嘴角,是一个邪笑。


已经感觉自己浑身无力的天宇文四处游荡着,直到看到了邬童,他的脑子才越发清醒一些,躲在墙后,蓄势待发。


“你怎么现在才过来找我们……”


“邬童小心!”


尹柯的叫喊声响起时邬童已经被扑到了在地上,而天宇文此刻已经丧失了意识,面目狰狞的裂嘴啃咬。


尹柯迅速上前用棒球朝天宇文的脑袋打过去,邬童只感觉手腕处传来刺痛,邬童在心中咒骂,那滚蛋抓破了他的手腕。


天宇文被一棒打到墙壁,头撞到稀巴烂,也彻底离开了这个世界。


尹柯紧张的拉起邬童,眼底是满满焦急,邬童将手腕藏到背后,说着自己没事,而眼尖的班小松已经发现了他藏在身后手腕上的伤痕。


“邬童你是想害死我们吗?”


班小松的声音尖锐而苛刻,似乎是在揭露邬童想要掩饰的伤痕,甚至一切。


“班小松!你什么意思!”


尹柯回头,是毫不犹豫的反驳。


班小松走上前,一把扯过邬童想象掩饰的手腕,是一道明显的伤痕,还在往外渗着血渍。


“班小松你别碰他!”


尹柯明显看到邬童因为疼痛而皱起的眉头,一把打掉班小松箍着邬童手腕的手,一脸怒气。


“尹柯!你是不是也疯了!他会变成丧尸的!会咬死我们两个的!”


“班小松你不跟我们一起就滚!”


尹柯看也不看班小松一眼,上前轻拉着邬童的手,直径往前走。


“走!我带你去包扎!”


班小松无奈的看着前面的两人,一脸的气急败坏,一脚踹在旁边的墙壁上。


“他妈的都疯了!”


虽然嘴上骂骂咧咧,可班小松还是深知一个人待着其实更危险,还是快步的跟了上去。


邬童手腕上的伤口开始腐烂了,尹柯帮他包扎,眼泪也不争气的流了出来,滴在了邬童的伤口上,痛得邬童龇牙咧嘴。


“怎么了?是不是弄疼你了?对不起我怎么可以这么不小心让你被咬了……”


尹柯还是忍不住的大声呜咽,邬童的手放在尹柯的脖颈处,指腹轻摸,往自己这里一带,就要亲上去,可一想到自己被感染了,眼底一暗,低下了头。


尹柯才不管,自己闭着眼,就是落了一个吻在邬童唇上,邬童想推开他,可是手上根本使不上力气,就任尹柯在自己唇上蹂躏。


一吻终了,尹柯的泪还是止不住的流,靠在邬童的肩头,打湿了纯白的衬衫。


“邬童……我们做吧!”


“啊?”


尹柯抬起头,是一脸的认真。


“在你变成那玩意儿之前,我要把第一次给你,然后……”


邬童推开尹柯,更是一脸的认真。


“然后什么!然后再自杀是吗!我不允许!”


尹柯满脸的泪,可也无可奈何,只能紧紧抱着邬童的手臂,邬童眼角也是带泪,可他不能让尹柯看到,想哭的冲动,就这么硬生生憋了回去。


众人跑上楼顶的铁门前,身后是凶猛的丧尸,王俊凯手忙脚乱的打开门,陶西在后面和易烊千玺处理着扑上来的丧尸。


“快!大家快!”


王俊凯大叫着,易烊千玺一棒打在最后一个丧尸头上,也是气喘吁吁,王俊凯在前梳理着往楼顶走的人们,拉过最后上来的易烊千玺的手。


“辛苦了……”


格外温柔的嗓音,明媚阳光的虎牙,让易烊千玺的心底一颤,轻轻点头。


“嗯……”


邬童已经陷入了昏迷,而尹柯也是紧箍着他的手腕,就这么愣愣看着邬童俊秀的侧脸,心底又是一阵苦楚。


突然,尹柯感觉脖颈处传来一股冲击,然后,就失去了意识。


班小松看着晕倒的尹柯,也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。


“尹柯……这都是为了你好……”


邬童曾跟班小松说过,若是以后有什么意外,请务必先保住尹柯。


爱至深,不分你我,不论好坏。


夜又来了,安静的校园,只有万恶的丧尸,成为这美丽地方的霸主。


—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——

孩子们,凡儿的书正好遇到端午放假,
人家厂家不工作啊哈哈?所以……
可能6月10前给你们发货,已经
很赶了,而且十日危机凡儿没赶完,
在书里就只有前三天了抱歉<(_ _)>
还有,想写梧桐一颗番外
要看吗?我今晚赶完哈哈哈(ಡωಡ)hiahiahia

……

评论(8)

热度(77)